您的位置:道特东结信息门户网>文化>中国现在是需要提气的时候

中国现在是需要提气的时候

2019-11-12 10:34:46 作者:匿名 阅读量:3560

为了迎接共和国成立70周年,由著名作家、前文化部部长王蒙编辑、观察员网支持的新书《中国精神读者》于9月1日正式发行,与读者见面。这是一个“精神读者”,它铭记先人思想的光辉,回顾民族复兴的过程,激励我们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不断为自我完善而奋斗。这也是一本体现了180年现代苦难和荣耀的“案头书”,适合各年龄段的读者随时阅读。

目前,观察员网络正在向所有观察员提供这本书。第一批捐赠的书籍将在中秋节后陆续送出。许多读者对这本书的内容和特点非常感兴趣:是什么样的机会促使了这本书的诞生?这本书包括哪些文章?选择的标准是什么?你为什么说这些文章体现了“中国精神”?这本书的哪些文章在目前市场上的其他收藏中很难看到?为了回答读者的这些问题,观察网采访了清华大学王绍光教授,这本书的执行编辑和所有阅读材料的作者。

[采访/观察网戴素月]

观察员网:王先生,首先,请你告诉读者中国精神读本的最初想法是如何诞生的?

王绍光:“中国精神读者”的想法实际上是一个意外。去年五月,在北京大学庆祝马克思生日的时候,叶莎、张颐武、张旭东和许多其他参与这本书写作的人都在那一天。我们这群人一起聊了聊,谈论了现在孩子们的阅读问题。我们都深深地感到,孩子们现在读到的大部分单词都是“软”和“软”的东西,没有活力,一些非常好的当代作品很难让孩子们接触到。然后我们说,最好是我们写一本书,一本“中国精神读本”,把这些相对“硬核”和“有活力”的文本呈现给读者。“中国精神读者”这个词应该是叶莎提出的。然后我们合得来,聊了几分钟,然后就决定了。这是一个如此偶然的机会,然后我们花了一年时间准备这本书。

《中国精神读者》样书

观察家网:你如何理解这本书所体现的“中国精神”?

王绍光:精神是一个多义词。黑格尔曾经得出结论,所有历史现象都是所谓“世界精神”的表现。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世界精神体现为一些“世界民族”的“民族精神”。但与此同时,黑格尔在他的著作《历史哲学》(Philosophy of History)中总结说,“属于“精神”的一切都离他们(中国人)很远——他认为中国人和东方人的精神水平是幼稚的,在人类历史上相对较低。只有希腊、罗马和德国能够逐步提高人类精神。我认为这几乎是胡说八道。

中国有中国精神吗?中国的精神是什么?此后,中国一直在不断学习和总结中国精神。最早的系统论述可能是辜鸿铭。在1914年出版的《中国精神》(The Chinese Spirit)一书中,他用了“深、广、简、敏”八个字来概括中国精神,这与黑格尔代表的日耳曼“权力崇拜”精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辜鸿铭看来,“虽然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是古老的,但他们知道今天他们就像孩子一样...中国人与其说不发达,不如说从不衰老”,他总结道:“中国精神是永远年轻的精神。”

辜鸿铭的“中国精神”

不同的人对中国精神有不同的理解。我同意哲学家张岱年的观点。几十年来,他一直密切关注这一问题,并对其进行了非常系统的研究。他把“中国精神”大致概括为:第一,“爱国为国服务”,中国人爱这个国家,想为这个国家服务,其次是不断努力自强,珍惜道德。张岱年基本上会在不同场合总结和强调这些事情。因此,我认为这些是中国精神的基本要素。

观察家网:在众多现代大师的作品中,不到200篇文章被选入这本“中国精神读本”。选择标准是什么?这里面还有“精神”线索吗?

王绍光:我刚才提到的“精神”这个词是一个多义词,非物质的东西都是精神。我们知道,除了一般的意识形态之外,精神上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精神”。因此,毛主席曾多次说过,“人应该有一点精神”,也就是说,人应该有精神。写文章也是如此。它不仅是关于概念层面上的一些概念事物,也是关于作者的精神。因此,当我们选择文章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那就是选择有精神和中国精神的东西。

事实上,有很多很多事情可以选择。我、张旭东、张颐武和叶莎,我们都分别选择了。也有一些学生帮助选择。有成千上万篇文章开始被选中。当然,没有办法编译它们。金额太大了。因此,占据我们很多时间的其实不是选举,而是选举。有些文章需要慢慢删除。事实上,这成千上万的文章都是好文章,那些被删除的也很令人遗憾。

另一个标准是我自己的标准。当然,这本书并不完全基于这个标准,也就是说,我不会选择你一般能阅读的内容。然而,许多人认为你能读到的很多东西都非常经典或者应该被选择。我自己的选择是选择一些在当代读者中基本看不见的东西。实际上有很多这样的文章,其中很多都很好。后来,我们的许多文章不得不被删除。

《中国精神读本》在人民大会堂发行

另一个因素是版权问题。我们最终完成了200多份,后来由于版权问题,有40多份没有包括在内。真遗憾,这本书里没有包括一些非常好的作品。出版商去找版权所有者,但是这些版权还没有最终确定,所以它们不包括在书里。真是遗憾。

观察家网:你能推荐一部或多部这样的作品吗,也就是你提到的不是每个人都很熟悉但很有价值拿出来重读的文章。

王绍光:几天前我还推荐了一篇文章,观察网也发表了它。这是鲁迅的《再谈香港》。当我们选择并录制这篇文章时,我们没有想到后来在香港发生了什么。鲁迅的文章也很少有人读。当时观察员网(Observer Network)发表这篇文章后,许多人意识到这样一篇好文章应该被选入中学教科书。

还有一些文章我认为我应该选择,但我最终没有选择。还有一篇我选择的文章,是何其芳的《我把我当成一名士兵》。如果你认识他,你就会知道他在参加革命前写了一些阴郁颓废的东西。他想画梦。后来他在20世纪30年代看到了中国的各种不平等现象,所以他参加了革命,去了延安,并成为陆毅文学系主任。他去延安后写的东西非常不同。我们选择了这篇文章。

还有几篇文章我们没有选择。一个是作家卞支林。我们现在读到的卞支林的作品都有点像“我在桥上看风景”。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卞支林也去过延安和太行山一段时间。他写诗赞美毛主席、朱德、普通士兵和工农群众。目前,卞支林的作品很可能没有被选上。后来,由于某些原因,卞支林的作品没有被选中,但我们真的不认识他

进步青年赴延安旅游

历史上有许多类似的情况。我们在选举过程中看到了大量这样的作品,许多作家都很熟悉它们。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潮流,他们的作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所熟悉的只是他们参加革命前写的作品。其中许多都很柔软,没有那种活力。后来,他们实际上写了很多充满活力的东西,还有整个国家的命运和革命的浪潮。也有一些作家被人们慢慢遗忘了。年轻人不一定了解他们。我们认为他们的一些作品也应该被选中。

观察网:我们知道许多著名作家从中国教科书中选了几篇文章,但事实上,仅仅这些文章并不能真正理解这些作家的风格和他们整个精神世界。

王绍光:是的,事实上,戴望舒也是一样的。戴望舒被称为雨巷(Rain Lane),但我们在里面选择的是《我使用受损的手掌》,大家都很熟悉,但他还有别的东西。抗战时期,他的诗歌风格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得非常有活力。有许多这样的作家和作品。然而,空间有限。如果把40部没有版权的作品加起来,将会有200多页,大约800页。空间真的太大了。因此,很难选择书籍。好事太多了。

现在是中国振奋精神的时候了。没有它,一个国家不可能振奋精神。例如,鲁迅的阿q精神描写颓废和不健康的精神,而鲁迅则提倡充满活力的东西。我们选择了他在书中的一篇文章来说,“中国有一群努力工作的人”。这就是中国精神,一群精力充沛的人,所以我们应该选择这些东西,让孩子们读一些。

当然,现在生活更好了,你当然可以享受一些艺术和柔软的东西,但是如果年轻人的世界完全是那些东西,那就没用了——吃美味的东西是可以的,但是你也必须吃一些可以强身健体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有这样一本书供年轻人和各种各样的人阅读。我认为这本书使用了这样一个标题,我希望它能被小学生和老年人阅读。在这本书前面写的文言文可能会多一点,这对小学生来说可能很难读,但是有一些作品是高中生可以读的,一些作品是初中生可以读的,还有一些作品是高中生可以读的。即使在我这个年纪,在完成我自己的汇编后,我也一直在一遍又一遍地阅读它们。这本书里的许多文章确实很难阅读,所以小学生、初中生、大学生、研究生以及最后退休的老人都适合阅读,所以我说这是一本可以被三代人阅读的书。

观察者网:事实上,根据我们已经获得的书籍,《中国精神读本》非常适合用作家庭藏书,也适合用作床头柜。

王绍光:当时,有些人说为什么不编一本上书和一本下书,但是在编的时候有一些问题。现在这本600页的书可以在任何时候阅读,就像你刚才说的,在车里和下班后。一般来说,我们选择的文章不会超过四页——不是这本书的四页,而是我们写文章时用的四页a4纸——我们都摘录了大约四页长的长文章。十分钟你就能读一本书,这也与现代人的阅读习惯非常一致。它也可以制成活页选集,每天一本,这是一个很好的阅读方法。我自己也非常喜欢这本书。

观察网:作为这本书的执行编辑,你已经为每篇文章写了阅读指南。阅读时我们应该如何使用这本阅读指南?阅读指南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

王绍光:这本书的阅读指导的写作风格可能不同于其他人。其他人通常写阅读指南来阅读这篇文章的内容,但是我认为不同的人可以阅读不同的东西,所以我不会指导其他人,因为我自己的阅读不一定与别人的阅读相同。

我写引言主要是为了解释两件事:第一是作者的特殊经历,第二是这篇文章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我必须解释这篇文章的特殊背景。我真的需要读很多东西才能这样写。毫不夸张地说,我已经读过成千上万本书来写这些阅读指南——尽可能多地找到每个人的年表、传记、作品集和其他各种东西,包括本文本身的背景。因此,我总共花了一年时间写这些阅读指南,总共有200篇文章和500个单词,总共大约10万个单词——所以不应该花一年的时间,因为有很多东西要读,所以这样写,你可以看到基本上没有关于文章应该如何写在这些阅读指南中的信息。

鲁迅年谱

例如,刚才提到鲁迅的《再谈香港》,一般人不会注意到鲁迅在广东的经历很特别,他满怀希望地走了。结果,他呆了几个月,然后离开了。其中,他途经香港三次。因此,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去看了他当时在广州的经历和他当时在厦门的经历来写这些阅读指南。这也很有趣。当我年轻的时候,我读了很多这样的东西,中间的几十年被打断了。在编写了这本写作指南并再次拾起这些东西之后,我仍然非常喜欢这个过程,没有感到任何困难。

我觉得这也是一次通过时间和空间与这些大师对话的经历,非常有趣。有时候,当你想知道为什么一篇文章会在这个时候写出来,并找出特殊的原因,你会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时间侦探,在历史的线索中一点一点地发现真相。我工作的结果是把这本书里许多人的精彩生活浓缩成小文章。

同时,通过阅读这本书,我们还可以发现许多著名历史人物的另一面:在书中,我们选择了简伯赞的一篇文章。简伯赞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我们选择的这篇文章是他在20世纪60年代访问内蒙古后写的。通过这篇文章,我们知道他的写作风格也非常非常漂亮。这篇文章充满生机和活力。我们也知道一个人的很多方面,他的能力,我很高兴找到这个过程。

观察员网:除了你刚才提到的,我想请你向我们的读者推荐一些你更喜欢的《中国精神读本》的文章。

王绍光:我想在这本书里推荐几篇关于母亲的文章,包括朱德的《母亲的记忆》、《周涛芬的《我的母亲》、《老舍的我的母亲》等等。这些文章在一起阅读时非常有趣,尤其是在家庭中,包括梁启超的文章《为儿童》。每个家庭成员都可以阅读这些文章。这对今天也很有意义。这不仅是为了了解时代,了解那些人,也是为了了解他们通过家庭情感与我们的联系。这个家庭,大人给孩子们看了,说你看到他们是如何写他们母亲的。然后孩子把它给他的父母看。我认为看到这些不同的人,完全不同的背景和关于他母亲的文章是非常有用的。我认为它非常好。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快乐10分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